仓鼠面包

id是我男神演得我最喜欢的角色。自己的作品打喜欢说明已填完√喜欢删档的失踪人口,如果删档大概是再也不会填坑了【坚定不移的魔王受党【语死早万年话废【但是自娱自乐的时候超high【这是一个喜欢剧透还不喜欢打tag的作者x【这是个喜欢吃刀子的逗比】最后疯狂给farno打call

dio太棒了啊!又摸回了lof是因为感觉自己在贴吧的记录贴说这种话题不太好【毕竟是个男性向手游吧】
dio太美味了!好男人啊!小坏蛋性格十分的戳我!一开始没打算磕cp来着,因为完全想不到dio与任何人he的可能,从始至终都不过是他一个人的独角戏罢了。
但是cp粮真的太美味了……完全沉迷……真的,因为怎样也无法he而肆无忌惮的感觉太棒了!
dio乔真的太好吃了!欺负老实人、合为一体、竹马什么的XD 可是dio的cp感觉和老萨一样……竹马敌不过天降hhhhh虽然我都吃 dio承好热的,至少在我翻p站来看。【谜之想起后街女孩,朋友的姐姐和姐姐的朋友你喜欢那个。
顺带最近摸了底特律……哇康纳酱太棒了!仿生人的设定对我这种痴迷于非人感的人来说太棒了!很想欺负不知道有没有哪方面常识的康纳!【说着就沉迷于可爱大叔汉克了。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051520

笑死了

然后脑补了一下不明所以磕了下麦克风被声音吓到的老萨,东张西望刘姥姥进大观园的亨利和莫名对现代事物接受超良好的杰克。

站在小木桶里强行唱歌的老萨和跟着杰克起哄的亨利,这里感觉可以接一下杰克把亨利关在角落的笼子里什么的【因为电影里老萨附身了亨利么】中间还能来一个老萨把剑扔过去然后杰克接住开心的挥起来,闹到最后结束的时候接一个浅滩杰克被老萨追杀的镜头【笑die

全是farno的表情包付【我跟你们讲我家farno最可爱了

每次写的时候都超怂,总是觉得ooc到炸,半途因为老萨入坑什么设定知道得都不是特别完善orz……………………总之能遇见大家被大家喜欢真实太好了

嫁栗:

轻羽鲭鱼QYQ:

每次的评论小红心小蓝手都是我更新的动力_(:з」∠)_能被大家喜欢真的很荣幸(⁄ ⁄•⁄ω⁄•⁄ ⁄)

萌萌哒舰长:

这个就是我的心境啊……带卡也好茨酒也好荒天也好都不是什么大热的圈子,自己又是个烂文笔的剧情苦手,这样也有小可爱点赞评论超级开心。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做梦梦粮真刺激,好吃好吃。

好想侵犯萨拉查啊,我想在他破碎的皮肤上抠出自己的名字,然后吻上去像小孩讨要糖果的语气问他“痛么?”
在宴会上抱走喝得醉醺醺的萨拉查,受不了他人注视的他瞪着因喝了太多酒就像是哭过一般发红的眼睛历声叫我放他下来,我低头向他耳朵里吹气轻声说“你想让我在这里艹你么。”
我捏住他的下巴吻上他一看就很适合接吻的唇,随后我的舌头和下唇被他咬破了,我吃痛得咋了咋舌可我很开心,因为我又有理由惩罚他了。
在他手臂上和我的麻雀同样的位置纹上了一个笼子,做得时候我将我们两个手臂上的纹身贴在一起“你抓住我了,capitán。”
你不是想抓我么,我送上门来了。别跑啊capitán。

我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2的一个分支

 #日常萨拉查视角#

#文笔智障 OOC慎#

#私设萨拉查有幽闭恐惧症#

#【】内为和平共处那条线杰克的选择#

我毫无尊严的跪趴在这小小的、小小的“陆地”上嘶吼着他的名字。

身为死人还是个水鬼的我现在却觉得喉咙干渴,真可笑。 
就算我这样嘶吼着,也没有得到任何回音。 
也许是保险箱的铁壁太厚了? 

嗤,萨拉查你要靠这种荒诞可笑的理由帮你的敌人开脱么。

无数脆弱的想法就像海盗一样宛如瘟疫占据了我所剩无几的大脑。 
小麻雀他又跑了,我却无能为力。 
真可悲。 
然而有一个声音从我早已停止跳动的心脏传出——很小、很小却有一种声嘶力竭的感觉。 
这就是小麻雀的目的。 
你以为小麻雀带你回来是为了什么?他喜欢你?别做梦了。 
他就是想看你这样痛苦的活下去,直到他们找到打破诅咒的方法。 
他就是这样残忍无情的人——就像四十年前他偷走了你的心却毫不在乎玩弄它。 
我无力的靠在保险箱上。 
我憎恶这片黑暗。 
“小麻雀……” 

“我在。”

“小麻雀!” 

“我在。”

“我恨你。” 




【杰克看了眼保险箱,有点不明白这个死人为什么反应这么大。

也许是有诈?
算了,都是成年人再说他在魔鬼三角那里待了……多少年来着?这点小事他早就该习惯了。

“提锚扬帆,准备起航!” 】

【一个认真的群宣】

(。・∀・)ノ诶嘿,来玩啊

。。。:

一个认真的群宣w
虽然人少 但我们有组织啊!
cp:杰克.小麻雀/萨.痴汉.查
(冷cp就是要抱团取暖啊)这句话我大概说了不止一遍。
朋友 喜欢活着的禁欲萨拉查吗!还是喜欢死了的痴汉查!我相信这个群会让你得到满足w
这样禁欲又一本正经的萨.痴汉.查船长,真的不想看他被上吗!!(不)
总觉得杰克.小麻雀会用各种花样把某痴汉玩死x
等等。
我们还是一个清新正直的群!
就算是清水小甜饼大概也是某位一直想要复仇的痴汉船长被他的小麻雀怼到无言以对。
(大家一起相互鼓励 产粮啊!!)
群号 570203577!
群号 570203577!
群号 570203577!

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杰萨】完】

智商强行集体下线没明白破除诅咒的方式是打碎三叉戟。杰克船长突然加戏【?】以香港记者的速度在萨拉查完全脱离特纳的时候把三叉戟抢走了。于是杰克就用三叉戟弄了个水球把萨拉查打包带到陆地上去了。
吃下这口ooc的粮吧【ni【日常纠结强x不成反被x的萨拉查还会对杰克耍流氓么【或者杰克会对萨拉查耍流氓么】
#私设萨拉查有幽闭恐惧症#

1、西班牙人不得触碰三叉戟。
“这条不应该是杰克小麻雀不得触碰三叉戟么。”
“明明是西班牙人和猴子不得触碰三叉戟。”
2、销毁保险箱【详细写了数十条将保险箱毁尸灭迹的具体方法】
“杰克·斯帕罗,你下次再把我关进那个保险箱,我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割开你的喉咙。”
“嘿老兄冷静,虽然上次把你塞里面三天是我不好,但你那次不仅快把我上了我还差点淹死,你忘了?”
“……”无法忍受,我被纯粹没有光明的黑暗囚禁,可不知道小麻雀是在我身边还是再次离开我——那三天我一直以为小麻雀就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守着我。
“你回来也不是没占到便宜,所以小麻雀那次航海你怎么三天就回来了?”
“……”因为那次出海我发现罗盘的指针只指着你的方向——这比当初找聚魂棺还让我恐慌。
“恩……你的俩佩剑不都留在那个什么岛了么?你用什么割开我的喉咙,你飘起来的头发?”
“亲爱的小麻雀,这点小事不用你操心。”
3、买朗姆酒必须带葡萄酒【以下是萨拉查写出买来的葡萄酒质量最低标准】
“嘿!你喝葡萄酒完全就是浪费吧!这是我第三次看见葡萄酒穿过你的身体全洒水里了!”
4、书
“就一个Book?真不习惯。”
“买书的费用由小麻雀支付。”
“……”
“书就像人一样,不合我口味的书我是不会去品尝的。”
“感觉你有别的意思。”
“'杰克•斯帕罗'这本书特别合我的口味,我想品尝他。”
“不如让我来品尝'萨拉查'这本书。”
“好啊。”
然后萨拉查讲了三个钟自己等杰克这个负心汉这四十年是有多无聊。
杰克:黑人问号.jpg
5、
“小麻雀怎么不写了?”
“我想给自己留点余地。”
“说得好像这个条约真的有效一样。”
“呵”

【假装图是萨拉查】
我还是想让杰克啪死了的萨拉查,真的。
想让杰克拽着他气哭牛顿的头发让他抬头看清镜子里的自己。
想让杰克撕咬着他的耳垂, 一字一顿的说“真变态,都死了还这么敏感,活着的时候你是不是靠着这具身体换来的沉默玛丽号,你的军功也是靠这具身体换来的吧。”
“这么敏感的身体还想干我——呵,又射了这么多,死了三十多年你居然还能硬起来。”
想看就像r25变态凌辱一样杰克每次挺进他都会吐出乌黑的血液。
想看杰克吻上他之后迅速离开,用那种看猪眼神说“真恶心。”用左手食指沾上他嘴里的血然后沿着他脸上的裂纹写Jack。
也就是想想
【给基友看了之后他让我打tag……恩,超级害怕自己被打死。】

单箭头【杰萨】

#文笔智障#

#短篇#

01、
在舱内足以击沉这海上所有碍眼骷髅旗的火药爆炸中产生的冲击波面前为自己迎来海上屠夫这个荣誉的船脆弱得就像那群无赖口中可笑的诚意,瞬间炸裂成无数碎片将我的船员们的身体撕碎。

我跳了下去,沉默玛丽号应该很失望,因为它用大炮砸瘪了我的脑袋。

很奇怪,并没有感到有多痛,反而想到了小麻雀那双漂亮的眼睛。

真是讽刺,身为屠夫的自己被一只眼睛亮晶晶的小麻雀麻痹了神经一头冲进他的圈套。

没有向他开炮的原因就是看见了他那双漂亮的眼睛——那么美丽的眼睛怎么可能属于一个肮脏的海盗。

他说:“你要是投降的话,我大概能饶你一命。”

怎么可能,我要亲手将那对眼珠从这个不配拥有它的肮脏海盗的眼眶里挖出来然后割开他的喉咙,将那对眼珠作为彻底消灭你们这群肮脏海盗的纪念品。

但在挖出来之前,我要亲手折断他的四肢、打折他的脊椎、一颗一颗拔光他的牙齿——只是为了除掉他眼睛里的那个眼神,反正挖出来之后这双美丽的眼睛也不会散发出生机。

结果输的人是我,一败涂地。

利用礁石转向这个方法经验再丰富的老水手也想不出来,可这只小麻雀想出来了。

我想得太多了。

燃烧的海水仿若陆地一般坚硬——我还没有折断小麻雀的脊椎我的脊椎就要被折断了。

苦涩的海水无视我的意愿蛮横的闯入了我的身体。

在黑暗中我想起了我落入圈套之后他甩着罗盘慢慢走过甲板时那骄傲不屑的神情。

令人癫狂。

沉迷玛丽号再一次爆炸的冲击波让我撞到了一块暗礁,从胸腔传来的疼痛让我困惑——我还没死?

我疑惑的睁开眼睛。

我看见了燃烧着的海水,船员们支离破碎的身体,明明已经是残害缺仍然漂在海面上的沉默玛丽号,还有——礁石对面的死神。

她是个女人,尽管素未相识,可我就是认出了她是死神,她长得就像隔壁的老太太一样温柔

她不敢上前,在魔鬼区门前死神也会望而却步。

她看向了我,我也盯着她,我们的视线交织在了一起。

身为死神她的眼中带着几丝怜悯,身为死人我回以嘲讽——她也是引领我祖父和父亲走向死亡的凶手之一。

海水残酷的一遍遍冲刷着我没了半截空荡荡的脑袋来提醒——这样的伤口你还能活着?

很奇怪,我想起了副手问我要不要放过那群海盗时我吃的苹果,那个黄苹果应该是太早被摘下了,特别涩,吃了一口我就扔进了海里——就当作这些病菌再次繁殖的母体吧。 

想要回到海面上去。

这个念头刚在脑内出现就有一股力量粗鲁的拖着自己向上。

缓过神来自己已经跪在属于自己这样水鬼的“陆地”上——只是有点烫。

看着眼前的丑陋的、疯狂哭喊着的船员们,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苍白、开裂就像是初学者所烧的瓷器一般丑陋。

有黑色的东西挡住了自己的视线——那是自己的头发。

它正在违反牛顿所说万有引力定律像是海底的章鱼触须一样恶心粘腻的不规则的游动。

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终究还是死了,身体再也不像活着的时候用得那么得心应手。

杰克·斯帕罗。

反复咀嚼着这个让自己陷入这般地步的名字。

“都给我停下!”就好像我还活着一样,气流从肺里冲出震动声带发出足以让他们这场滑稽混乱停止的声音。

小麻雀……

“虽然变成了这副鬼样子,可我们还活着。”抽出佩剑支撑着自己走向支离破碎比自己还像死人的船员们。

杰克小麻雀……

“还可以去找那个小海盗复仇,让他坠入比我们还痛苦一万倍的地狱。”狠狠的用剑尖敲击海面,海水就像果冻一样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凹陷得更深了。 

麻雀好像……

“而且……”看向不知何时不再燃烧了的沉默玛丽号。

被饲养会死呢……

“我们还有沉默玛丽号。”

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TBC?——

以后更新应该就在这里了【失踪人口

最后想了一下,完结再把tag打回去吧